華為:鴻蒙OS絕不是拷貝安卓、iOS
2021-01-13 01:21:00  出處:雷鋒網  作者:肖漫 編輯:上方文Q     評論(0)點擊可以複製本篇文章的標題和鏈接

鴻蒙OS不是安卓的拷貝,也不是iOS的拷貝,它是真正面向未來IoT時代的一個全景操作系統。

在1月12日舉辦的“2020科技風雲榜”大會上,華為消費者BG軟件部總裁王成錄在演講中再次強調道。

同時,王成錄還多次表示,鴻蒙OS的出現,不是為了應對美國製裁而做的替代系統。他表示,這一系統早在2016年5月就已立項,在思考華為的終端生態根基時已經萌生做鴻蒙OS的想法。

2019年8月,華為在開發者大會上正式面向全球地推出了面向全場景的分佈式操作系統HarmonyOS,各種智能終端從此實現了快速發現、極速連接、硬件互助以及資源共享。

而後過了一年,華為如期推出了HarmonyOS2.0,帶來了分佈式軟總線、分佈式數據管理、分佈式安全等分佈式能力的全面升級,同時發佈了自適應的UX框架,讓開發者能夠快速觸達千萬級新設備和用户。

雖然在短短一年便實現了升級迭代,但對華為而言,才剛剛開始。

王成錄表示,華為希望達到的目標是,用一套系統滿足所有大大小小各種各樣硬件的系統裝載要求。對消費者來説,在使用各種各樣的硬件時,可以像使用一台智能手機一樣的簡單;對於開發者來説,在這個系統裏開發一次業務邏輯代碼,就可以在多個設備上部署。

做系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需要長期的技術更新迭代升級,以及越來越多合作伙伴的加入,對於鴻蒙系統在2021年的發展,王成錄也公開透露道——

在華為自有的設備上,我們的裝機量保守估計是2億台,但我們的目標還在挑戰,希望能夠超過2億台,或者遠超2億台······開放給第三方設備的保守裝機量會達到1億台。

這樣加起來,華為在2021年,鴻蒙系統富設備的硬件基礎就有3到4億台。

華為,還在前進的路上。

華為:鴻蒙OS絕不是拷貝安卓、iOS

以下為王成錄演講全文,進行不改變原意的編譯:

各位朋友,大家好,非常高興有機會跟大家分享鴻蒙OS的進展和未來發展我們的一些思考。今天我想從整個產業發展的大背景先開始介紹我們對未來的一些考慮。

行業在談論IoT的發展已經有十多年了,我們各行各業、各個企業,包括學術界都做了很多嘗試,想讓IoT真正地走到人們的生活中。

從目前來看,雖然IoT的設備量增長得比較大,但是給人的生活帶來的改變還處在初始階段。現在整個行業處在了非常好的關鍵的轉折時期,因為智能手機從2004年第一代的iPhone出現,才真正讓整個行業進入到了移動互聯網的時代。

過去十幾年,我們整個產業的發展是基於智能手機這個硬件平台而進行的。今天我們再來看這個行業,有三個非常重要的信息供大家來參考這個行業的發展階段。

第一個信息:全球智能手機的出貨量,從2018年開始就已經微微下降,2019年大概整體下降3%多。2020年由於疫情的影響,我們整體下降得會更大一些,但是整個智能手機的發貨量的不增長已經成為一個非常確定的事實。

第二個信息:過去的這幾年,無論是安卓生態還是蘋果生態,真正的新的App可能沒有幾個,除了抖音以外,可能我們整個行業不再有新的App的出現。

第三個非常重要的指標:消費者使用手機的時長,從2018年開始也基本上穩定在4到5個小時。

這三個信息表明我們整個基於智能手機的移動互聯網產業的發展已經到了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轉型期。再加上IoT硬件不斷地出現,我想這個行業就處在了一個非常關鍵的轉換期。

在過去很多年,雖然智能手機為載體的移動產業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但是隻有在智能手機這個平台上整個生態才是非常繁榮的,全球整個基於智能手機的App加起來大概400多萬。

但是除了手機之外,智能手錶、電視、車機上面的應用是非常少的。應用少,消費者使用這個設備的動力就會變小,因為用這個設備沒有服務。

原因到底是什麼?核心就在於我們每個硬件設備上跑的系統是完全碎片化的。

大家耳熟能詳的或者是稍微熟悉一點的我們列在這上面就有20、30個之多,這樣的一個狀態就造成了開發者實際上要想做一個基於其它硬件平台的應用就會非常麻煩,要不同地去換平台,不同地做適配,不同地做各種各樣的新設備上的應用,對他們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工作量。

另外一個非常有挑戰的問題是大大小小的設備,如果有屏幕,尺寸差異非常大。不論是蘋果的AppStore上的應用還是安卓上的應用,真正讓開發者工作量佔大頭的是UI部分的適配。這麼多不同的、大大小小的尺寸和分辨率,使得開發工作量倍增。

另外,從消費者來看,在手機以外,其它智能設備的應用很少,給生活帶來的便利非常有限。並且,每一種設備有不同的系統、不同的操作方式,對消費者來講,學習成本是非常高的。這也是目前阻礙整個由智能手機為載體的移動產業向IoT產業發展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瓶頸——系統的碎片化。

華為鴻蒙OS的誕生,我們的目標就是能不能用一套系統來解決所有的大大小小的IoT硬件設備的問題。

外界可能有猜測,華為是不是因為美國製裁去開發了鴻蒙這套系統,我告訴大家“不是這樣的”。

這套系統我們真正立項開發是在2016年的5月份,那會兒我們就在思考未來智能手機這個產業的發展,它總有一天會到頂。一旦智能手機的發展到頂了以後,未來這個行業該怎麼辦?

我們不斷地問自己這樣的問題,華為這麼大的終端生意,我們不可能把所有生態的根基構置在別人的系統。所以,這兩個問題促使我們去思考我們未來要做什麼樣的系統,這就是鴻蒙OS誕生的最核心的初始背景。

當時我們做這個系統,設定了幾個目標:

第一,希望用一套系統去滿足所有的硬件設備的裝載要求,不再需要不同的硬件去定製不同的系統。

第二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創新的一點,這套系統不再把一個一個IoT硬件當作孤立的設備來看,在這套系統裏,所有的IoT硬件是融為一體的。

第三,針對開發者目前面臨的問題,我們瞄的點就是解決開發者的問題,希望開發者寫一次的業務邏輯代碼就可以在不同的設備上跑起來。

這就是整個鴻蒙OS設計的最開始的三個目標方向,我們過去這幾年也是沿着這個方向逐步往下發展的。

我們希望達到的目標是,用一套系統滿足所有大大小小各種各樣硬件的系統裝載要求。

我們希望消費者在使用這麼多硬件的時候,就像今天使用一台智能手機一樣的簡單;我們也希望開發者在這個系統裏面開發一次的業務邏輯代碼,就可以在多個設備上部署起來。

這就是整個鴻蒙系統要達到的目標,我相信這個目標一旦達成,我們可能真正地去推動整個IoT產業的快速發展。

這裏有一個點,我剛剛已經跟大家講了,是非常重要的創新點——就是我們鴻蒙系統是把多設備當作一個邏輯設備來看的。它具體的實現原理是什麼樣子呢?

今天其它廠家的手機也做了手機跟大屏之間的投屏,華為也有類似於投屏這樣的體驗,兩者到底有什麼不一樣?今天我也想利用這個機會跟大家講一下。

其它廠家做投屏仍然是把電視機、手機、車機包括攝像頭當作四個獨立的設備,它是通過上層的應用層把它連接起來,這種連接有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就是它的通用性和它的擴展性都不行,需要針對不同的應用要去做適配,這種技術再往下發展,給整個行業會帶來非常大的挑戰,每個應用都去適配,這個工作量是難以承受的。

鴻蒙本身想怎麼做呢?

我們希望將來通過整個軟總線的連接方式,把單個設備的物理連接通過無線連接的方式實現,這就相當於我們把一個一個孤立的物理設備的邊界打破了,用無線的方式把多個設備融為一體,這種融為一體跟上層的應用是無關的,由此,它的通用性就非常好。

第二,只要在軟總線上持續去投資、去攻克整個軟總線的技術,它的擴展性會非常好,我們希望將來軟總線的連接就像在一台設備上PCB(PrintedCircuitBoard,印製電路板)的連接一樣。

今天告訴大家,我們已經做到了,我們整個帶寬達到1.8個G,時延小於20毫秒,丟包的耐受度超過了30%。

我們仍然會在軟總線上持續投資,這樣整個鴻蒙所倡導的多設備融合就有了一個非常非常好的基礎。

有了這個基礎,將來應用開發者就不用再關注應用跑在哪個孤立的硬件設備上,而是可以調用所有的跟這個設備連接在一起的一個超級終端設備。

“超級終端”的含義就是通過鴻蒙系統,把多個孤立的IoT的設備融為一體。融為一體以後,整個終端在邏輯上看是一個新的終端,就相當於消費者自己可以根據自己的場景訴求去定義自己的終端。

比如辦公,我可以把PC、Pad、手機融在一起。如果出行,我可以把手錶、車機、手機融在一起,等等。當然這種場景會有很多,消費者自己都可以根據自己對這個設備的需求來決定哪些設備融在一起。

有了這個以後對上層的應用開發者來講是一個巨大的機會,因為今天包括手機、手錶、車機等所有的應用仍然是受限於單個設備本身的硬件能力和約束。

一旦通過鴻蒙系統構成超級終端,上層的應用開發者就有機會去脱離單個設備的物理硬件能力的限制,它就可以調用更多的硬件,就會做出來如今單設備所無法企及到的一種體驗。

這個體驗到底是什麼樣子的?下面我用幾個例子來給大家做一個簡單的介紹,通過例子大家可能會更好地理解。

第一,遊戲。將手機和大屏組成一個新的超級終端,用手機的陀螺儀這種體感的傳感器傳遞的信息,在晃動的時候就相當於操作了這個遊戲,也可以用手機掃碼實現多個人同時打,整個遊戲就跟單設備上有非常不一樣的體驗。

第二,家居領域。家居智能化是非常重要的,有幾個需要注意的點:一是聯網;二是設備與人的交互;三十操作不受限於單設備。這三個東西如果説做不到,消費者是體驗不到智能化的體驗。

第三個例子是出行。出行最重要的就是便捷和安全,如果你在手機上訂了一輛車,在出差的時候可能不太方便拿手機,就可以將信息轉到手錶上,通過手錶去看到車輛要到達的時間、車牌號、以及上了車後的運行狀態、支付等,這是我們和滴滴一起做的一個項目。

另外還有一個出行的例子,是跟百度一起做的。如果用户在野外騎車需要導航的時候,可以利用手錶和手機之間的聯動,把導航關鍵的信息轉向手錶即可。

這幾個例子,我們既從南向,又從北向,給大家解釋了一下鴻蒙到底是什麼。南向就是我們不論是在辦公的場景,在家庭的場景,在出行的場景,我們都是多設備重在一起。北向是用應用可以去跨多個設備的使用,體驗不同。

最後一個例子:辦公。如果參加會議的人處於異地開會的狀態,發表言論的人可以將其材料投到一個大屏上以後,同時放上一個二維碼,通過二維碼即可加入會議,並同步信息,這就相當於我們手機、Pad和大屏都成了遠程開會的辦公終端,大幅提升了辦公效率和質量。

去年9月10號,我們在松山湖發佈鴻蒙2.0的時候曾公開表示過,我們邁出了重要的一步,鴻蒙不但使能於華為自己的設備,我們同樣開放給合作伙伴,無論是從SDK還是源代碼,還是開發的模組,開發工具等。

更重要是DevEco工具,它是把整個從系統的加載到整個系統的燒錄,到最後的測試,我們完全是一體化的。

我們後續會持續在SDK、源代碼的開發、開發板塊和模組上持續地投入,會有更多的模組不斷地發佈給大家,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業務需要去做選擇。

北向對應用開發者來講是非常重要,不論是編程框架,還是DevEco工具、編譯器,在此前中國是沒有一個系統是有這樣完整的東西提供給開發者的,所有的開發者都是基於歐美的這些系統的軟件來做自己的應用,帶來的問題就是非常碎片化。

我們希望鴻蒙起步的這一天,就把我們編程的框架,包括我們的工具,包括編譯器都去開放給大家,讓大家基於華為鴻蒙系統,或者説中國整個移動操作系統的基礎上去開發自己的應用。

隨着時間的沉澱,相信我們的框架也好,工具也好,會越做越好。這個基礎有了以後,對於未來移動產業的發展,我覺得後勁是非常足的。

我們的目標是在2021年,在華為自有的設備上,我們的裝機量保守估計是2億台,但我們的目標還在挑戰,希望能夠超過2億台,或者遠超2億台。

更重要的是我們開放給第三方設備,目前我們跟第三方合作伙伴的溝通來看,保守的裝機量會達到1億台。我想跟大家強調的是,這一億台的設備全是強交互的富設備,比如説白板,投影儀,電視機,電子本等等,這些設備保守的裝機量會有1億台。

這樣加起來,我們在2021年,鴻蒙系統富設備的硬件基礎就有3到4億台,我想這對應用開發者來講是一個非常好的基礎,起步是非常好的。

我想着重談一點開源,這也是業界都非常關注的。

去年9月10號,在發佈鴻蒙2.0的同時,當天晚上8點鐘,我們的開源代碼也正式向業界開放了。

我們第一步的開源是把128KRAM到128MRAM的小設備的前瞻代碼開源;今年的4月份,第二階段的開源會如期進行;10月份的開源也一定會如期進行,如果大家有比較強烈訴求的時候,我們甚至可以把第三階段的開源再稍微提前一點。

鴻蒙這套系統本身的出現,不是華為為了應對美國的制裁做了一個替代的系統。

鴻蒙系統不是安卓的拷貝,也不是iOS的拷貝,它是真正面向未來IoT時代的一個全景操作系統。這個操作系統跟今天僅僅基於手機的安卓和iOS是不同的。

在未來真正的IoT到來的時候,是需要這樣一個系統把底層充分地打通,鴻蒙邁出了第一步,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第一步。

我非常有信心,中國的產業界、學術界和咱們開發者等等,大家力量集中在一起,我們一定能夠把整個基於鴻蒙未來的IoT的移動互聯網產業做好,根紮在中國,我相信會對咱們各行各業來講都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今天我就給大家簡單介紹這麼多,謝謝大家!

華為:鴻蒙OS絕不是拷貝安卓、iOS

- THE END -

#華為#鴻蒙

原文鏈接:雷鋒網 責任編輯:上方文Q

文章價值打分
當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觀點支持

+0
+0

  • 關注我們

驅動之家 關注驅動之家 微信公眾號,每日及時查 看最新手機、電腦、汽車、智能硬件信息
  • 微博

    微博:快科技2018

    快科技(原驅動之家)官方微博
  • 今日頭條

    今日頭條:快科技

    帶來硬件軟件、手機數碼最快資訊!
  • 抖音

    抖音:快科技 (1770017824)

    科技快訊、手機開箱、產品體驗、應用推薦...